首页 > 企业资讯 >新闻内容

优联互通:企业如何把APP的作用发挥到最大?

2021年05月06日 09:53

最近,很多企业在优联互通这边定制开发过APP后,对APP利用率并不高,导致APP给企业带来的效益不是很高。针对这一情况,优联互通专门开一篇文章,为大家介绍企业如何通过APP赚取更多的钱,让企业把APP的作用发挥到最大。


优联互通为大家整理了五点利用APP赚钱的方式,感兴趣的要仔细阅读哦!

一、收取广告费

现在几乎稍微有点流量的APP都会在APP内设置广告位,有的在页面、顶部或者底部,给其他企业打广告,通过广告收取相应的费用。费用可以通过展现时间、点击量、转化量的方式来收取,一般都是按照展现时间收取。在选择广告商的时候,尽量选择和自己企业业务有一定关联的,这样不会影响用户的体验。

二、收取知识费

现在知识付费的平台有很多,比如百度文库、腾讯课堂等,都是属于知识付费APP,企业也可以在自己的APP上上传一些知识内容,用户想要获取这些内容就必须付费才能看到。


三、流量变现

流量引导也是经常见到的,我们可以从一个APP引导到另外一个APP,这种方式就是流量引导,这种引流方式也可以赚钱,它不是免费引流,需要收费的。

四、销售产品

企业开发自己的APP一般都会在APP上售卖自己的产品,通过APP向用户展现、宣传产品内容,最终达到盈利的目的。企业也可以帮助其他企业售卖产品,从中可以收取返利。

五、收取功能费用

APP有很多种类型的功能,我们可以设置不同类型的用户提供不同类型的功能,这样我们可以从功能服务方面进行收费,普通功能我们可以使用免费方式,如果想要获取更高级的功能需要通过付费才能使用,这样也是一种赚钱的方式。


以上就是广东优联互通科技有限公司总结的五点APP赚钱方式,如果您对APP开发行业感兴趣,欢迎关注【优联互通】公众,查看往期行业资讯,了解更多APP开发内容。



相关推荐

互联网金融项目三大要素:商业模式、时机与流量!

互联网金融行业从来都不缺追逐着,1月份小米消费金融、阳光消费金融获批筹建,分别在6月和8月相继开业,9月重庆蚂蚁消费金融获批筹建,唯品富邦消费金融、苏银凯基消费金融同日获批筹建,互联网金融行业正在迅速扩张突围。纵观许多互联网金融项目,总结起来,其发展过程都不乏三大要素:商业模式、时机与流量。能否构建可规模化、可持续化商业模式,是一家互联网金融企业成立关键。项目的业务模式如果一开始就存在局限,比如无法扩展到其他城市,或者整个模式过度依赖于某一点,都会承担很大的风险。现在互联网金融行业,都还没有经历过一个完整的经济周期,正常时期许多企业都无法做好风控,更不用说商业模式存在缺陷的金融企业,可以抵御正常周期的冲击。如果说可持续化商业模式是舟,那么恰如其分的时机就是推动舟的水,行业风口吹起的时候就是帆展开的时候。当科技发生突破、科研出现进展、人口消费结构发生变化以及整治监管手段改变等,都会对互联网金融企业产生影响,可能是正面影响带来新的模式和客户,也可能是负面冲击。企业建立起来以后,流量是其生存的根本,然而大规模无效的流量在业内屡见不鲜。1.转化率低用户群以低收入人群为主的企业,流量大却效果不佳,把这些流量筛选成金融流量时,才发现是无效的。主要针对高收入人群的互联网金融企业,流量不大却具有针对性,客单价相较而言非常高,秒杀绝大多数企业,用有效的流量换取客观的转化量。2.导流效率低金融是一个强变现的行业,大多数企业在移动端进行流量宣传,变现能力非常差。在不同的应用间接穿插流量的大企业多且集中,与用户之间的变现方式不够直接,一是导致很难形成大规模,二是用户忠诚度不高,导流率很低。3.用户定位难。企业在未确定用户群的情况下,本着“广撒网多捞鱼”的原则无门槛投放大流量,大部分都被浪费掉。想要解决流量问题,企业首先应该通过门槛把优质用户筛选出来,再进行有针对性的投放流量,提高转化率,这一系列的操作首先需要对用户群有详细的了解与分析,其次知晓互联网用户群的分布,拥有定投流量的专业技术,培养这样的团队耗时长、成本高。这时如果有类似【优联互通】这样有经验的公司团队,提供互联网项目孵化的帮助,就可以轻松解决流量这个老大难的问题。【优联互通】通过网络营销方式进行宣传,针对特定用户群在各个平台网站进行定向推广营销,利用客户自身资源为品牌造势宣传,抓取忠诚度高的用户群,实现可持续化发展。目前【优联互通】团队已经对接过多家互联网金融企业,把握行业动态,熟悉互联网项目孵化流程,也将为更多企业提供有效的流量支持。

2020年10月24日 10:08

忍心张口去啃。特别是那漫山遍野的

风是多情的。花朵变得更加缤纷多彩,路边山间公园各种小花,一夜之间便把一片片一处处山川河流吹得五颜六色,吹得诗意盎然,吹得舒展酣畅。连多情的小鸟也不愿在花丛打滚,嘴馋的小羊也不忍心张口去啃。特别是那漫山遍野的山丹丹花,把天空的云彩的染得霞光满天。阵阵清香,优雅而芬芳,把那躲在暗处的萤火虫,引得打着灯笼,在山野荒原中游来游去。特别是那一株株菊花,顶住尘土的飞扬,忍得住周边花朵凋谢的寂寞,耐得住干旱的折磨,在秋风中不顾寂寞和冷落暗自开

2020年08月29日 16:42

特斯拉市值超越丰田背后:反击“后浪”知易行难

本篇文章3309字,读完约9分钟丰田恐怕没想到,跟大众纠葛多年,本已稳固的霸主地位,被特斯拉连夜空袭。6月10号,特斯拉股票大涨5.5%,收盘时市值高达1900.15亿美元,超越丰田成为全球市值最高的汽车公司。这更让人确信了,2020年最魔幻的地方,其实不是发生了某些变化,而是这些变化正在加速催化原本僵持不下市场格局,就像年初时还有投资机构预测,特斯拉大概率会在两年内成为市值第一的车企,但没料到,这一天来的如此之快。就连马斯克自己都发推特说"特斯拉的股价太高了",那种得了便宜卖乖的情绪流露,远大于对特斯拉股价猛涨的惊诧。特斯拉"独善其身"对于向来把特斯拉当作"超越对象"的众多车企来说,其实早已对今天的结果做好了充分的心理建设,所以才会想在有限的时间内形成对特斯拉的强效阻击。只不过,这条战线随着时势变化越拉越长,就连丰田都被甩在了特斯拉的身后。其实按照汽车市场的既定逻辑推理的话,刚刚成立不过17年的特斯拉,跟87岁的丰田比,还远远没有达到与之抗衡的段位。哪怕从2019年的市场表现来看,特斯拉距离丰田还有着不小的差距,有这样一组数据:特斯拉跟丰田相比,销量差了30倍,营收差11倍。2020年疫情的原因,对于丰田抑或特斯拉的影响更是相差无几,在日本的丰田着急忙慌的关闭了所有工厂,处于疫情最严重的美国,特斯拉工厂一样难以幸免,这对于库存率远低于丰田的特斯拉而言,实在是雪上加霜。当所有人都觉得,天灾之下没有人能独善其身时,特斯拉2020年第一季度财报发出后,赤裸裸的交代了这样一个残酷的现实。那段时间,特斯拉共交付了8.84万台新车,水平达到历史最佳,公司总营收也同比增长了32%,净利润为6800万美元,并连续三个季度达成盈利目标。5月新能源市场公布销量数据后,中汽协曾做出不太乐观的预测:新能源市场恐难再有大幅增长。讽刺的是,同一时期,特斯拉以过万的水平,环比增长超200%,成为中国新能源市场的头号玩家,短时间看,似乎无人再能阻挡特斯拉进击的铁蹄。超越预期的盈利能力,和大幅改善的现金流,毫无意外的构成了此轮股价飙涨的契机。而事实上,早在今年1月,特斯拉的市值就已经突破1500亿美元,超过了宝马汽车和福特汽车的市值总和,并超越大众汽车集团位列全球第二,紧逼丰田。实践出真理,特斯拉再次证明了区别于传统汽车公司的特有属性:财务数据可能并不是决定股价的多少的先决条件,但如果可以出现增势,资本市场往往会赠予它超越性的利好。"Sexy"炙手可热华尔街向来对拥有增长潜力和空间的股票青睐有加,特斯拉在汽车股中的一战成名,绝不仅仅因为是一家汽车公司,而是汽车之外的第二重属性——科技。没错,多头看好特斯拉的主要原因,还是要归结于对这家公司在整个汽车产业中的潜力估值:它不是一家汽车公司,而是一家比肩苹果的高科技公司。无需争议,科技股在资本的名利场中最为耀眼,即便有人依旧紧抓着特斯拉粗糙的工艺不放,也依旧无法改变这个事实。身处急剧变化的时代中,科技,往往最能展现出符合人类所需的应变能力,这是一个趋势,特斯拉并非个例。事实就是这样,从当下看,即便美国仍旧陷在疫情与社会矛盾的纠葛中,纳斯达克指数却仍旧在那一夜首次突破万点大关,科技股领衔美股反弹,除特斯拉之外,亚马逊和苹果也再度创下历史新高。对于这样的结果,马斯克应该是早有预料,去年他曾公开表示:特斯拉将成为一家市值超过5000亿美元的公司,而支撑这个市值的主要就是自动驾驶技术,当时,特斯拉的市值不过400多亿美元而已。回到我们身处的汽车产业来看,电动化、自动化已经成为公认的发展趋势,无可辩驳。而在这个领域,特斯拉已经耕耘了二十年,远远走在了传统企业的前面。目前,特斯拉已经发布了ModelS、Model3、、ModelX三款车型,第二季度ModelY也将进入交付阶段,对于众多对特斯拉抱有期待的粉丝而言,sexy的吸引力已经无需多言。就本次论述的事件来说,虽然有人称看不懂特斯拉股价猛涨的行情,也有人猜测是短线投资者投机心态下的泡沫堆积。但实际上,无论是我们统计的特斯拉购买数据、还是魔幻的Ark皮卡、抑或上天的SpaceX都是铁打的事实,也并不会在失去追捧后,瞬间湮灭于泡沫之中。从某种意义上讲,特斯拉的属性已经决定了它在资本市场中的地位,对传统车企的超越是早晚的事。当然,传统车企也没有错,因为这只是时代与资本的选择。阻击后浪难在哪儿?所以,如果传统车企能够对特斯拉形成阻击,是不是就可以打赢这场翻身仗?在讨论这个话题之前,首先要对传统车企电气化转型形成清晰的认知。至少现在来看,还没有一家传统车企真正在转型过程中拿出具有说服力的例证。这种现象似乎切中了摩根士丹利对25名投资人的调查结果,据了解,大部分投资人认为,传统汽车制造商在生产纯电动和自动驾驶汽车时"极不可能"或"不太可能"成功"收回成本"。虽然传统车企很清楚"绝知此事要躬行",但事实总是让人感到遗憾。此前,日经曾经对一台特斯拉Model3进行拆解,最后得出结论:在电子工业方面,特斯拉要"领先丰田和大众6年"。一位工程师在研究特斯拉的"全自动驾驶计算机"之后更是直言,"这个我们可做不出来。"从时间上看,技术差距需要传统车企拿出足够的精力去弥补,但又不是简单的快就能解决的问题。大众在ID.3和新高尔夫的软件问题上频频失力,足以证明这一点,并且直接成为引发CEO迪斯与监事会之间矛盾的导火线,同时暴露出传统车企转型中更深层次的问题。迪斯作为电动化转型的激进派,曾毫不掩饰的赞美特斯拉是电动汽车的前锋,并感激特斯拉鞭策了全球电动汽车财富的成长。与此同时,为了增加大众集团电气化和数字化技术研发费用,迪斯不惜得罪工会,期望通过组织架构调整和削减员工进行"节流"。在根本性问题方面,工会的既有利益被撼动,大众集团内部的保守派结成了统一联盟,权力格局发生了逆转。作为电气化转型推动者的迪斯,反而在这场运动中大权旁落,令人唏嘘。迪斯与大众集团的宫斗,反映出的是一众传统车企在电气化转型中的常态,真正阻碍他们的根本,其实不是时间问题,也不是技术问题,而是不愿从燃油车的利润中清醒过来的问题,说直白一些,革自己的命最难。不久前,大众与福特还签署了在商用车、电动车和自动驾驶领域的战略联盟协议,以期提升在欧洲市场电气化产品的竞争力。并且都和自动驾驶汽车技术平台公司ArgoAI开展了合作,加强在自动驾驶汽车业务上的发展。传统车企联手就能实现对特斯拉的超越吗?不得而知。但特斯拉已经成长为一个不容小觑的对手,对于丰田大众和福特们来说,反击"后浪",知易行难。

2020年06月15日 14:04